綠藤生機重視所有利害關係人利益平衡的公司

在社企流七周年論壇「社企需不需要『社會企業』的名稱?」中,廖怡雯和黑暗對話社會企業總經理扈文傑、鮮乳坊共同創辦人郭哲佑,分享組織永續經營的關鍵。綠藤生機表示,愈來愈多企業成為做「社會企業」做的事,卻未以冠以「社企」之名,社企到底還需不需要「社會企業」的名稱?

綠藤生機:玫瑰名字消不消失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玫瑰帶來的芳香

對此,綠藤生機共同創辦人廖怡雯認為,「玫瑰名字消不消失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玫瑰帶來的芳香」。她解釋,只要社會企業創造的精神還在,名字在不在並不重要;然而當社會企業僅成為一個領補助、參加評選的的名字,那麼消失也無所謂。

廖怡雯創辦的「綠藤生機」,外界看來是本土保養品牌,公司本質卻是「社會企業」,是台灣第三家獲「B型企業」認證的公司。B型企業指的是「重視所有利害關係人利益平衡的公司」,綠藤生機實施辦公室垃圾追蹤管理,一年讓員工放五天有薪志工假、鼓勵員工關注社會議題。

綠藤生機:產品本身就是一種載體,是商業和理念的結合

「『產品力』是社會企業永續經營的核心關鍵。」郭哲佑在食安風暴後創辦「鮮乳坊」,團隊深入研究乳品產業問題過程,嘗試以商業模式解決社會問題,如酪農希望品牌被看見、奶品收購價格更高,消費者希望喝到安全健康的產品,鮮乳坊於是扮演其中的橋樑,透過群募籌得第一桶金,提供農場先進的技術、專業的乳牛獸醫師、以及更合理的收購價格,進而提供讓消費者安心的乳品。「鮮乳坊」贏得消費者信任、產品穩定銷售,也能提供農場更多資金和技術。

「產品本身就是一種載體,是商業和理念的結合。」她指出,「綠藤生機」透過「保養一定要用乳液?女生一定要用潤髮乳?」等保養議題和商品,以商業力量對環境和社會帶來改變。

扈文傑以「黑暗對話」讓視障者變成企業講師,翻轉大眾對視障者的偏見,也藉此為企業員工創造信任空間。他指出,「黑暗對話」六成以上是口耳相傳,曾使用此項服務的企業,告訴其他企業「黑暗對話」既能解決公司問題,又能提供平權概念。他認為:「社會企業沒有好的產品力,便沒有後續的正面循環」。